?
                    您所在的位置:新聞中心重點關注正文

                    新聞中心

                    郵件訂閱

                    李河君的念力法則,奇跡為此一次次發生

                    發布時間:2017-09-14來源:中國網[ 打印 ]作者:字號:

                    在一個企業的運行軌跡中,有一次奇跡已經夠了。但對于漢能,奇跡出現了兩次:歷時八年建成世界最大的民營水電站,演繹從零到全球最大最強的薄膜太陽能傳奇。

                    在實現兩大奇跡之后,漢能董事局主席李河君似乎并不滿足,早在一年前,他就已開始謀劃新的“大事件”:造全太陽能動力汽車。

                    又或許,李河君和漢能自始至終只在做一件事:讓中國領先一把,用清潔能源改變世界。

                    而所有的一切,只源于一個信念,李河君始終相信念力法則——當你發自內心相信一件事的時候,當你不斷堅持,這件事情就一定會發生。

                    1

                    1994年,萬物瘋狂生長的年代,許多大學畢業生還未踏出象牙塔,卻已在飛速旋轉的巨輪中失去方向。

                    客家人李河君骨子里的冒險念頭卻開始發酵,他帶著5萬元資本,開啟了自己的創業之旅。

                    對很多人而言,這是無法想象的風險,念力法則的第一個特質“冒險精神”,支撐著李河君迎風而起。

                    6年中,他倒賣過電子產品、玩具,做過礦產生意,最初的5萬元資本滾成了一個8000萬的巨大雪球。

                    但在李河君這個冒險家心里,他渴望著一座真正的寶藏。

                    那時,大江南北各個河流上,小水電站如雨后春筍一般冒出來。在高中同學的建議下,李河君收購了廣東東江一座裝機容量為1500千瓦的小水電站。連李河君自己也不知道,命運會指引他走向哪里。

                    但這成為李河君進入水電行業的起點,他更因此迎來命運的一重重考驗。

                    2002年李河君赴云南考察,金沙江如一條巨龍在山谷間奔涌、咆哮。這背后,意味一億千瓦等待開發的水電資源,更意味著無盡的財富之源。

                    雖然李河君已經擁有裝機容量3萬千瓦的木京水電站等中小電站,但企業家天生的冒險精神,讓他不能滿足于此前的小打小鬧。金沙江仿佛就是等待著他去探險的新寶地。

                    他當即決定開展金沙江水電項目,隨后規劃出8座百萬級千瓦的水電站,相當于1.1個三峽水電站,當年7月更一口氣簽下其中6座,總投資約750億元。

                    當時,沒有任何一家民營企業做過百萬千瓦級的水電站,李河君的漢能也才成立11年,與金沙江的滔天巨浪相比,就像滄海一粟。

                    協議一出,沒有人相信他,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個笑話,也有人說漢能一定是騙國家的項目。

                    但就像這桀驁不馴的江水一樣,李河君誓死要在這里建造一個奇跡。

                    八年后,名不見經傳的漢能,前后共投資近200億元之后,在金沙江上建成了一座民用水電站——金安橋水電站。這不僅是中國,也是全球最大的由一家民營特大型水電站。

                    在這座水電站的大江被截流之時,可以瞬間吞沒幾個綁在一起的20噸的石頭,換做是別人,沒有人敢將全部身家都賭在一條未知的江水中。

                    但只有李河君自己知道,機會只有那么一次,哪怕孤注一擲,也要一往無前。冒險家般向死而生的勇氣讓他成為傳奇的締造者。

                    2

                    世上冒險家很多,但似乎光有敢冒險的勇氣并不夠,很多人倒在了黎明到來前的最黑暗時分。

                    人們試圖在李河君身上找到成功的蛛絲馬跡,看到了他念力法則中的第二個特質:百折不撓的堅持。

                    金沙江工程龐大,所涉極多,國家發改委不相信一個民營企業有能力干成,否決了李河君的“狂想”。

                    眼看著陷入僵局,李河君決定一邊與國家發改委在法律中博弈,“建國以來所有大型水電站,沒有一個不是未批先建的”,一邊頂著壓力繼續開工。當時的李河君,簡直就像在與時間賽跑。

                    終于,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私營、民營企業也可進入鐵路、公路、水利、水電等國家的大型基礎設施建設。

                    但原計劃的6個項目中,央企拿走了5個,李河君只剩下一個金安橋。雖然這與他最初的設想相去甚遠,但好在金安橋資源較好,他還是毫不猶豫地投入了全部資金。

                    巨龍比想象中難以制服。金安橋水電站在金沙江谷底,終年氣候炎熱,最高溫可達40度。通往電站工地的道路兩邊橫斷山結構也不穩定,非常容易發生滑坡和坍塌。

                    大型施工車輛不斷進進出出,專業的工程隊伍蹲在山溝里一鍬一鏟,用近乎原始的毅力,在工地上堅守。高峰時,多達一萬人施工,作業面十幾公里。

                    連一位老前輩都說,“李總是個瘋子,帶著一幫傻子干金安橋水電站”。

                    誰都不知道金安橋這個無底洞什么時候填滿。

                    李河君如今回想,也許還會后怕,“當時似乎完全看不到盡頭,那么多錢丟進金沙江,什么也看不見”。

                    高峰時,每天的1000萬元投入,李河君需要把漢能之前建好的優質電站一個個出售,這些項目都曾凝聚了漢能人全部心血。

                    銀行停止貸款后,李河君甚至開始從漢能高管個人和家里借錢投資。一個分管金安橋項目的副總裁,因為覺得跟著李河君干沒前途,堅持不下去,選擇了中途離開。

                    與此同時,三峽水電工程開發總公司詢問李河君是否愿意將項目出售,他們看李河君困難,愿意出450億買水電站。

                    如果賣了,漢能可以凈掙300億。公司內部再次有了不同意見,除了李河君和公司執行總裁,所有人都支持賣掉。

                    李河君不愿放棄。

                    這已經不只是一座水電站,更是關于未來的全部希冀。如果把這個難關挺過去,未來沒有什么事情會過不去。即使賭上前途,他也要試一試。

                    終于,李河君說服了大家。

                    2011年,金安橋水電站開始蓄水發電。建成后的金安橋水電站,兩期總裝機量達300萬千。2012年8月,四臺機組全部并網發電時,年發電量超過130億度。

                    金安橋是一個奇跡。看著金安橋水電站下奔騰的河水,李河君也會感到相同的血液在奔流不息:百折不撓的堅持,才是支撐著人們靠近奇跡的另一支點。

                    李河君堅持到了最后,也就創造了自己的奇跡。

                    3

                    建成后的金安橋水電站仿佛就是一個印鈔機,嘩嘩流著的是幾十億現金流,但李河君的視線卻早已看向了未來。

                    念力法則的第三個特質,就是要把握未來。在李河君看來,人類終將實現的能源自由,太陽能發電將成為主宰。

                    此前,李河君一度不屑太陽能發電。水電成本只需一毛多,光伏發電卻需要3塊錢,“搞什么名堂”?

                    但世界也在極速的變化著,三年后,光伏發電的成本降到了1塊錢。李河君很吃驚,“我們往往高估了一到兩年的變化,低估了五到十年的變化”。

                    “未來五到十年世界清潔能源的發展,一定超乎所有人想象。”未來正在加速度到來,當機遇再次來臨時,李河君能做的,唯有一把抓住。

                    一直以來,太陽能光伏領域都存在兩條技術路線:薄膜和晶硅。但在2009年,前者并沒有多大優勢,資金和技術門檻高,行業內都不看好。

                    李河君作為后來者,卻一馬當先選擇了大家都不看好的東西。相同的情景再次上演,人們都說,李河君又瘋了,李河君又在騙人。

                    連一個當時的美國世界五百強企業,在李河君向他們支付設備款時,都以為漢能在搞笑,拒絕收錢。

                    他們不知道,在李河君的眼中,有一副不同的未來景象。在那個世界里,薄膜化、柔性化,才是太陽能的未來藍圖。

                    資金和技術的門檻無法阻止李河君奔向未來。2009年,漢能高調宣布進軍光伏行業,將水電站的利潤全部投入薄膜發電,并一口氣在全國投資建設了八個薄膜太陽能生產基地。

                    李河君也意識到,真正的大能源產業,需要前所未有的技術創新。

                    李河君不惜血本,組建了逾百名博士、碩士、高級工程技術人員的漢能高科技能源研發中心。很快,漢能就掌握了太陽能薄膜電池、柔性電池的核心技術。

                    美國未來學家里夫金先生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中指出,第三次工業革命就是目前新興可再生能源技術和互聯網新通信技術的出現、使用和融合。

                    李河君深深贊同,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核心是新能源革命,新能源革命的核心是光伏革命,光伏革命的核心就是薄膜技術。

                    一環套著一環,未來的道路在向李河君展開,他眼前的景象更清晰了一些。

                    2013年李河君決定對四家公司進行并購,其中一家公司干了七、八年,投了幾十億美金,所有投資人不想再往這個無底洞李投資,李河君卻說不要的都賣給我。

                    李河君也很快就收獲了碩果。2013年,漢能進入光伏領域的第四個年頭,其薄膜太陽能組件年產達到了3GW。

                    漢能無可爭辯地成為全球規模最大、技術最好的薄膜太陽能企業,光伏領域當之無愧的大黑馬。

                    無垠的沙海中,數萬塊太陽能光伏板星羅棋布。地下,數十層超驗實驗室正在高速運行。

                    這是科幻電影《超驗駭客》中的場景,自由能源的設想,在電影里成為現實的先驗。而太陽能光伏板背后,是“漢能控股集團”的名字。

                    從金安橋水電站到薄膜發電,在23年的過程中,李河君一直伴隨著質疑。但在一個企業家眼中,最大打擊并非質疑,而是喪失改變世界的渴望。


                    一個偉大的企業必須改變世界,而一個偉大的人也必須有改變世界的心。天命之年,過往都化作修煉,李河君繼續著他的探險,奇跡也仍在繼續。

                    ?
                    分享到:
                    ? 返回頂部 11选5每期7码必出五码